陌上花开人安在,曾经沧海水难为。云散雨收千秋过,不识长眠几多愁。

旷野早已消失于无形,唯有四人安恬的睡在骷髅山道中。随着虫鸣鸟语,晨光终于穿过无数岁月,照入梦中,轻声呼唤。

缓缓睁开的双眼,不禁被突然的光明刺得难受,看了看怀中的人,先是惊异,但随即复杂的温柔一笑。然而当他看到不远处的情景时,顿时转为冷哼一声,抱着怀中之人走向了那边……

原本应该更加疲惫不堪的黄天祥,却因为自身尚是凡人而和仙人之体结合,阴阳调和中获得了巨大好处,再加上这美妙的深度睡眠,不但恢复了他身体的一切机能,更是使他如脱胎换骨一般舒爽。

而对于另外三个人来说,这一觉大概也是有生以来最为香甜的了。所有的顾虑都已在夜雨之中消弥于无形,摒除了猜疑、填补了间隙、消散了幽怨、满足了思念。

可惜迎接他们的,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未来,好事多磨难,半分不假。

当他们各自醒来后,第一位占据他们心灵的,竟是那无言的恐惧、远远超脱了对于生死的恐惧。

苏灵呆滞的看着身旁不挂一丝的黄天祥和远处“醒来前始终亲密无间的帝辛和石矶”,丧失了扫视自己躯体的勇气和思考的能力,甚至,忘却了羞怯及其他一切应有的反应。

其实另一边的帝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咽下一口金津玉液,帝辛几次三番欲言又止,除了平白涨红了脸,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还能怎么说呢?此时的情况和之前的事件何其相似,不同的只是苏灵似乎也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可是其实呢,谁又能弄清楚这一切呢?

他的确很清楚自己这边是因为迷阵的缘故方会如此,然而对方也真是如此而已吗?或者对方也知道这一切仅是因为迷阵吗?而他,也还根本不知道苏灵那边真实的情况呀!

何况他当时本就没有确定他真的拥住了真的苏灵,在这种情况下,他自己既然没有阻止这超过最后界限的事的发生,又能怪别人多少呢?虽然这是因为他本以为就算不是苏灵,最多也不过就是一场美梦而已,哪里知道会是如此可怕的噩梦?然而,现在可怕的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他还能再去伤害石矶和苏灵吗?

不过很快地,他就不必再陷入痛苦的挣扎,因为已经有人逼迫他做出抉择了。

“你娶了她吧。”平静却可怕的话语从苏灵口中落出,直砸在帝辛的心坎上。最可怕的,却是他的无力反驳。

忽而一阵风吹过了无边的草原旷野,吹醒了人,吹散了梦,却又迷了人的眼睛,久久未能平息。

石矶还未开口,帝辛就猛然摇了摇头,扭身奔了出去:“这也是迷阵的幻境,现在一定也只是幻境、是幻境、幻境!”

就在帝辛奔出数步之后,突然天地色变、乾坤倒置,刹那间帝辛便淹没在扭曲的空间里,消失于天地间。

遭逢此变,两女几乎瞬间就跳了起来,未及言语,便不约而同地奔向帝辛消失不见的方向,转眼间也芳踪渺茫。剩下黄天祥懊恼地一挥拳,也迅急跟了上去。

随着又一阵风的吹拂,荒无人烟的旷野也消失不见了,一切痕迹在眨眼间荡然无存。

……

轰!一道惊雷在空中炸开,短暂的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帝辛此时显然已经身处在了一个不知名的陌生地方,而且看情形似乎并非善地。

他还没来得及好好观察一下周围环境,便被近在眼前的一切所吸引。

昏暗的天空,沸扬的战火,轻易勾勒出一个黑暗的战争时代的轮廓;那轰鸣的怒雷,咆哮的号角,配成了奠定基调的交响乐背景;还有血腥和阴森的气味弥漫着布景。那么,填充着这个天地舞台的,又是些什么?

一下子便被这一切深深感染的帝辛,慷慨激昂地大步行向远方荒远不知处,仿佛这里才是他最合适的归宿,甚至连方才的一切烦恼,都已然暂时抛在了他走过的路上……

莫非这便是我应有的文风?突然之间便被韵律和诗意围绕,写下了这有史以来最令我满意的两章。我想大概我也找到了自己的路,向着远方行去,不知走向何方,不知能走多远。然而只要我还活着,或者说还能再不断“重生”、重新提起战意。我便必将始终在追求进步的路上,渐行渐远。今日一番话,大概也可以称之为“且行且珍惜”吧,毕竟这些可爱的文风在我而言,可能还未固定,甚至随时可能永远和我告别。原谅我在追求未来的同时始终缅怀美好的过去吧,虽然这并不是一种罪过。

犀牛圣斧魔王

且慢!我知道刚刚的结尾确实很好,但我还没说完呢,容我再说两句吧。

我早决定好了自己的字,不过这要等明年成年生日,即成人礼那天再公布。至于今天呢,我是经过长期考虑加上写这章时突然的“心血来潮”,所以果断决定下了我的“号”:我决定自号“通天行者”。

我先解释一下,这里的“行者”,并不是什么和尚的头陀行者一类的存在,而是单纯字面文言文翻译的:行走的人。其实本来打算号“学者”(也只是:学习的人),但毕竟可能会今人误解成自傲自大,所以没有采用。

其实这个名字的含义,依旧不是大家想的那样简单,其中含义足有数种。一是因为一部电影“通天塔”,具体回头再说;二嘛,就是刚刚所写到的,同样是寓意“学无止境”和“不断进步”,行者就比学者要形象的多了;至于第三点,和我以后的一个梦想有关,但我如果没有做到,就不会去说它,所以我现在不会告诉大家是什么。我不是一个光说不练的人,所以我决定用事实说话,先做了再说。

那么先就这样决定了!

犀牛圣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