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看的爽!多谢支持!挺上口哦^_^

高婷婷笑笑:“或许吧,不过人家不给我机会呢。我揣测一定是政治处葛主任把你调过去的,你好像很投他的缘。”

卫紫想了想道:“大概是。”她在这个部门认识的领导级别的人物只有两个,一个是杨杰,一个就是葛明升,但杨杰只负责翻译室,应该没有那么大权力把她调进外联办。至于葛明升,他到底跟她哪里投缘了,难道是因为上次醉酒?

想到醉酒,卫紫就想到了任南华,葛明升该不会是误会她和任南华有什么关系才刻意“关照”的吧!卫紫被这个想法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真的是,她可不可以不要这种“关照”?!

卫紫苦着脸对高婷婷道:“咱们两个申请换岗吧!”

高婷婷咯咯笑了:“你以为这单位是你家开的呀,说换就换。”看看卫紫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开口:“其实我也要调动了,就是这几天的事儿,先提前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哦?”

看着她眉眼里的一丝得意,卫紫知道她的去处必然很如意,先恭喜了一声,然后好奇道:“你要去哪里?”

“部办公厅。”难怪,原来是天子脚下!虽然换成卫紫肯定头皮发麻,但高婷婷却一定能混的如鱼得水,这就是所谓的甲之鱼肉,乙之砒霜。

到这时,卫紫已经开始对刚才信口开河地说什么“换岗”感到难为情了,也是,她自己都能被借调到外联办,高婷婷这样的人才又怎么会屈居社刊室?

好在高婷婷并不在意她的话,灵活的眼睛一转,看向卫紫道:“不管你想不想,这工作暂时还是要干下去的,除非你想辞职。”

“辞职?”卫紫受了惊吓:“我不会的!”费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工作,就算是虎山她也要待。

“那你就要努力提高自己适应环境呀。这样吧,我以后出去都带上你好不好?这样的话你也能多接触些人,别总宅在宿舍里看书。”高婷婷慷慨允诺。

卫紫知道高婷婷社交活动很多,经常半夜才回宿舍,周末甚至两天都不见人影,说实话她对这类生活不是很赞同,但人家热情帮她,断然拒绝也是不好的,于是卫紫点点头致谢。

因为高婷婷自己也很忙,卫紫本来觉得她说要带她出去也是一时客气,谁想周五下班之后,高婷婷摘书难逢地按时回宿舍,一见卫紫就兴致勃勃地通知她:“快点打扮打扮,跟我去见朋友,我这些朋友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多接触一下绝对对你有好处。”

卫紫手足无措:“现在?”

“现在先收拾收拾,打扮一下,晚上咱们一起去。”高婷婷说着就打开卫紫的衣柜开始帮她挑选行头。

翻过一遍,高婷婷开始叹气:“亏你还是x大出来的,x大的女生以会打扮出名,你怎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再回头看看卫紫:“你比我高,不然我倒是可以借给你一套。”

无奈之下,高婷婷不死心地继续往箱底翻。

“这套还凑合,虽然不是流行款式,也过于保守,设计和做工都还不错。”高婷婷终于锁定了目标。

卫紫抬眼一看,那正是表叔出资让她购置用来参加牛家晚宴的行头,她穿过那一次之后就压在箱底没动过,因为觉得过于华丽和招摇。

可高婷婷说什么来着,这衣服“过于保守”,卫紫对接下来的活动忽然有些胆怯。

“看看你,不过是吃顿饭见些朋友,还有我陪着你都怕成这样,以后怎么独立开展工作,你们外联办那些人精同事非把你吃了不可。”高婷婷非常不满。

想想她说的也是事实,谁让自己那么倒霉被分到那样一个部门,又那么幸运碰见高婷婷这样乐于助人的室友?卫紫被逼到没有选择了。

换完衣服之后高婷婷又给卫紫画上淡妆,一切收拾完毕后高婷婷站开些距离先是审视了一下,点点头又摇头:“发型不合适。”说完从柜子里拿出一大包东西:“还好我有秘密武器,以前长发的时候经常用到,现在头发剪短都差点把它忘了!”

所谓的秘密武器就是电热卷发棒,高婷婷双手十分灵活,卫紫一头乌黑顺滑的直发被她一番摆弄竟然成了大花卷发,高婷婷又拿起一个一个小瓶子在卫紫头发表面喷上了一喷,又梳上了一梳,卫紫再照镜子的时候,发现头发竟然隐隐泛出红光,忍不住花容失色:“啊?我头发怎么有了颜色,会被处分的!”综合治理规定上有明文规定,女同志不得染发。

高婷婷翻了个白眼:“单位里染发的多了去了,也没见谁被处分了。”见卫紫要反驳,赶紧又开口:“别着急,这是临时的,回头一洗就掉了。”

跟高婷婷再三核实确实能洗掉之后卫紫才略微放心,高婷婷把她推倒镜子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多漂亮!”

卫紫这才有心情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得体的裙装衬得她曲线十分玲珑,但由于颜色是暖系,且不过于贴身,加上一些独特的细节处理,又在华丽的整体风格中透出几分质朴和可爱。

这件衣服卫紫已经穿过,本不足为奇,可衣服配上精致的妆容加波浪长发,却有了奇迹般的效果,让卫紫和“妖娆”这个向来与她无关的词汇产生了交集,有种横空出世的感觉。

(插曲:卫紫小声抗议:“横空出世”!被它形容的,不是伟人就是妖精,我是哪个?菊子:你觉得呢?……卫紫吐血,倒地不起。)

“你可真美!”高婷婷似吟似叹的一句话,让卫紫从发呆中回归现实。她也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比平常漂亮,可不知为什么却让人感觉十分不踏实,这个样子的打扮,对她来说过于陌生,而带着一个陌生的自己去陌生场合会见陌生的人,怎么想都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儿。

“我不去了。”卫紫决定顺应直觉行事,她还答应明天参加魏老的追悼会,那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就算不见得非要提前焚香祷告,也不应该和高婷婷出去吃喝玩乐吧!

“你怎么这样?”高婷婷绷起脸,“我那几个朋友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我都提前跟人说好了,临时又爽约,你让我怎么跟人交代!”

卫紫还没看见过高婷婷这么生气的样子,加上自己出尔反尔在先,难免有些底气不足,但还要挣扎:“他们又不认识我,怎么能算爽约呢?你自己去吧,再跟解释一下,就说我临时有事啥的,你那么聪明,一定能办到的!”几天的办公室生活让她学会了要想求人办事,必先说点好听的,卫紫尝试着给高婷婷灌迷魂汤。

三十四

想不到原本看起来还挺好说话的高婷婷并不买帐,虽然她口气软了下来,却依然十分坚持:“你要是真不想去,刚才就不该答应,现在都说好了你让我怎么办?”

卫紫低头沉默,以高婷婷的立场考虑,自己确实做的很不对,可她又对今晚之行有着莫名其妙的担心,发自内心地不想去。

“算了,大不了我低三下四跟人陪罪吧,谁让你是我室友呢!”高婷婷的语气万般无奈,似是要赴断头台一样。

卫紫抬头看她的表情,心中十分不忍,半天才呐呐地说了一句:“算了,要不我跟你去好了,不过我们一定要早点回来。”

高婷婷脸色这才缓和:“你当我带你去干什么呀!不过是吃顿饭,能有多晚?”

听她这么说,卫紫反而更加不好意思,想想或许真的是自己多虑了。

跟着高婷婷踏入这间被称为xx会所的地方,卫紫忍不住左右张望,满眼都是好奇。这里地方非常宽敞,人也不多,各个区域却绝对不会让人一览无余,显见设计者在布局的考虑上狠花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