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看的爽!多谢支持!挺上口哦^_^

听他的口吻,似乎委膛尊重自己偶像的样子,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买不到票又有些沮丧,闷闷地不想再理他。

此时天已近午,两人简单地吃了午饭便各自回房休息。因为早上起得早,连日的游玩又太消耗体力,卫紫几乎是一沾床就睡着了。正迷迷糊糊做梦的时候,房间里的电话忽然急促地响了起来,摸索着取来电话放在耳边,里面传来魏华靖的声音,

“想不想去听唐丽坤的演唱会?想的话十分钟后酒店大厅见。”

天,这个家伙!卫紫急急忙忙地起床,十分钟之内完成了冲澡、换衣服、收拾东西等一系列的事情,然后快步冲向电梯。

她跑向优哉坐着喝咖啡的魏华靖,兴致勃勃地问:“票不是卖完了吗?你怎么弄到的?”看看他递过来的门票,似乎还是贵宾度。

“我说过四十岁以上的人才对她感兴趣,我母亲就是,碰巧我也在家里见到过她,就过去攀攀关系,没想到人家还真的给了面子。”魏华靖做出一副感激不尽状,表情夸张到让卫紫无从分辨真假。

真也罢,假也罢,反正票是到手了,即使在国内,她也从未有机会这么近距离地接触唐丽坤。兴奋之余仔细地端详了一下那张门票,忽然发觉不对,“演出在两上小时后才开始,你干吗让我十分钟下来?”

魏华靖气定神闲,“难道你要我饿着肚子去听?”

水上酒店的临窗座位,悠扬的乐声中,两人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法式西餐。差不多结束用餐的时候,夜幕开始降临,窗外霓虹灯下波光潋滟,不远处既是乳白色的歌剧院,在光柱的照射下,闪闪的十分夺目。

想到不久后就能进去看演出,卫紫的心情十分愉悦,主动挑起话题,“按说这里是英联邦国家,大家都讲英语,却这什么喜欢法国菜呢?”卫紫看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有泰国菜、越南菜、中国菜,甚至是希腊菜,到了环境幽雅的高档餐厅,则是以法式菜品居多,就是还没遇到标榜自己卖地道英国菜的餐厅。

魏华靖一本正经地告诉她道:“英国人给世界各地的美食划分了三个等级,排名第一的是法国菜和中国菜。你知道排名第二的是什么吗?”

卫紫想了想开口道:“是英国菜?毕竟是英国人划分的嘛,肯定会偏向自己国家一些。”

魏华靖笑着摇头,“不,是除了中国、法国和英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的菜。”

“哈!”卫紫失笑,“那第三不就只有英国了吗,他们好谦虚。”

英国人是否真的谦虚他们无从考证,但中国人的热情他们是真的见识到了,即使是来到海外也没有改变。两人吃完饭后早早进,发现台下基本已经坐满,华人更是占了半数发上。

距演出开始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卫紫决定先去趟洗手间。出了门以后,才发现外面竟然也很热闹。

澳洲华人很多,而悉尼由于本身人多,华人又比别的地市所占的比例大,因为到处都能看见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华人多的地方都有一年特点,那就是特别爱拍照。那些三三两两,你方照罢我登场的,多半都是讲中国话,离得近了,有时还能听到标准的发音——“茄子。”

“嗨,小姐,能帮我们拍个合影吗?”说什么还着,刚才卫紫还在心里嘀咕有不少人在门口拍照,此刻就有找上门来的了,用的竟然还是标准的普通话。

因为很少出去玩,卫紫也没有养成拍照的习惯,魏华靖倒是乐此不疲,不过他的兴趣点只在拍,而非被拍。一天下来,相机里满满的都是她的照片。至于她,则连相机都用不好,傻瓜的还行,复杂一相继的像单反相机,她就不会拍了。”

问她的是个年轻女孩子,卫紫顺便看了眼要和她一起照合影的人,这一看之下不由呆住了。女孩子等得不耐烦,以为她听不懂中文,马上又用英文说了一遍,“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中国人,能帮我和我男朋友合张影吗?”

她口中的男朋友,此刻正一手插裤,一手拿着手机心不在焉地在看着什么,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之后抬头间就看到了卫紫,一下子惊呆了,“阿紫,你怎么会在这里?”此人正是帅哥时远。

“原来你们认识。”女孩子好奇的目光在两人的脸上徘徊,仔细看了看卫紫的表情后,立刻走过去挽着时远的手臂,“师兄,你好坏!从哪里认识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语气嗲嗲的,似在撒娇的样子。

时远的表情略显尴尬,想不着痕迹地抽出自己的胳膊,却没能得逞,只得任由对方挽着,清雅的俊脸上带着歉意,“阿紫,你母亲的事情我很抱歉。”

这话上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过,卫紫微笑着摇头,表示并不介意。时远接着道:“我来澳洲很匆忙,当时没来得及跟你联系。”事实上是他母亲切断了他的一切联系方式,几乎是派人把他押送到了这里。这话让他一个大男人讲出来实在有些难为情,良好的教养也不允许他在外人面前损害自己母亲的形象。

“伯母她去哪里了?你呢,怎么会在这里?我后来再也无法联络到你们母女了,很是担心。”对于时远来说,他此刻的表情堪称急切,引得身旁的女孩子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嘟着嘴抱怨道:“师兄你好偏心,上次咱们吵架,我消失了三天三夜了你都没有这么担心过。”

似乎不满女孩子的打岔,时远微微皱起眉头,用力地抽出手臂向卫紫走近了一步,看向她的眼神带着关切,似乎还带着些其他的东西。

卫紫忽然醒过神来,赶紧回答道:“没,没什么,我们都挺好的。”他刚才都问什么了,自己得好好回想一下,眼睛又因为睁得太久而略感酸涩,忍不住低下头揉了揉,乌黑浓密的长发随之滑落下来。时远忍不住想替她整理一下,手在伸出去之后,却又有些犹豫地停顿住了。

卫紫出去之后魏华靖颇感无聊,左等右等不见回来,就决定也出去透透气,恰好便看到了这一幕。

一手揽过卫紫的腰肢,一手将她的小手拿下,魏华靖用温柔得能滴下水来的声音道:“怎么了,沙子迷了眼睛?”

娇滴滴的声音又响起来,“这里哪来的沙子哦。”女孩子一步上前,再次挽住时远,牢牢地,这次他没有挣脱。

“是呀,这里面怎么会有沙子,只是灯光太亮有点儿刺眼,对了,你们不是要拍照吗?他水平可比我好多了。”正好将这差事推掉。

女孩子开心极了,将手中的相机塞给魏华靖,拉着时远摆了好几个姿势,甜蜜无比,待查看效果的时候,更是连连夸奖魏华靖的拍照技术。

“举手之劳而已,两位也是来度蜜月的吗?”魏华靖彬彬有礼地问道,察觉到时远的嘴角可疑的抽动一下,一朵微笑立即漾有脸上。

“不是听。”女孩子似乎有些害羞,“我们常年在这里做医学试验。”

“原来两位是白衣天使,失敬失敬,有需要效劳的地方尽管吩咐。”魏华靖一边客套着,一边看了看表,“演出快开始了,要不咱们先进场,稍后再叙?”进场后发现他们的位置相距甚远,只得就此分开。

坐在位子上,卫紫忍不住掐了下魏华靖的胳膊,“谁跟你度蜜月了?”

魏华靖一脸迷茫,“我有说你跟我度蜜月吗?”随即笑道,“怎么,你决定要嫁给我了吗?澳洲咱们快玩遍了,度蜜月换个地方好不好?”一副商量的语气。

卫紫急道:“胡说什么呀,那你刚才问人家‘你们也来度蜜月’,那、那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魏华靖看了一下,“你看看周围这一对对的,我敢说有不少都是来度蜜月的,我这样说有错吗?”他好无辜哦。

卫紫气结,事实证明,她不仅英语不如魏华靖流利,中文也比不上他。

这段小小的插曲很快就翻过去了,因为演出马上就要开始。卫紫第一次在镜头之外见到唐丽坤,并且是坐在距离如此之近的贵宾度。发现她比电视上看起来略微清瘦一些,但是却更加漂亮,气质高雅出众。

卫紫的心情十分激动,谁说唐丽坤只能吸引四十岁以上的人,看看周围男女老少的热情吧,从她一出场,到每次曲终,雷呜般的掌声就此上进心彼伏、经久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