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聚集着几朵乌云,连一点雷的预告也没有,倾息间,豆粒般的雨就打下来了。伊鱼淋湿的头发、额头、睫毛滴着水,挡着眼睛的视线。

但他还是看到了眼前的生死不明的人。

奈落。

不,应该是鬼蜘蛛。

伊鱼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村子的。他只记得那时他们的眼神。

“伊鱼大人。”一个村民小心翼翼地道。

当他杀死妖怪的那一刻,他已不可能再回复到从前的那个普普通通的人了。

“伊鱼大人,拜托你成为我们的守护巫女吧。”一会儿,周围都是跪伏在地的村民。他们就在伊鱼的眼前,可他们离他的距离一瞬间拉得极远。

伊鱼的眼睁得极大,似乎遭遇着极大的恐惧。

他的大脑真的无法运转过来,以至于他第一反应便是逃,对,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一晚。他不要这一晚,他不要,不要!

在他似乎永无休止的逃离中,他被绊倒了。

于是他再也没有爬起的力气,他太累了。

但他就在此刻遇见了他——鬼蜘蛛。

他想象过无数次与鬼蜘蛛的相遇,也想过无数次杀死鬼蜘蛛的方法,桔梗与犬夜叉的悲剧,珊瑚的悲剧,弥勒的悲剧……全都是他造成的,那是不是,只要杀了他,大家就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结局?

全身严重烧伤,这样的伤即使落在高科技的现代也难以救治,因为仅仅是疼痛,也可把人折磨得想死。

但鬼蜘蛛愣是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山洞里挺了下去,他的执念甚至将妖怪吸引。

刚经历一场突变,伊鱼只想静静地呆着,冻结自己的思想。

夜静悄悄的过去了。太阳的光照了下来,那些落在叶面上的雨滴,在草丛间闪闪发亮,像天上掉下的星星。

一场雨后,草色碧绿,草叶润洁,小草夹了泥土的味道,变得愈加芬香。

他眼前的那一小片草,它们翘着小尾巴,欢快地摇摆着,仿佛并未遭遇过昨晚的那一场暴雨劫难。伊鱼惊异它们生命力的顽强。这些野草,不但没有人播种,没有人呵护,还要被人踩,被人除。而它们并不怨尤,怎样的逆境,它们都不放弃生长,怎样的摧残,它们都不甘于被毁灭。山间石缝,房前屋后,街边巷角,只要风吹来,它们就跟着来,只要大地在,它们就无处不在。草用自己的坚韧,诠释着生命,用自己的热烈,歌唱着生命,它们无所顾忌地肆意蓬勃,它们无拘无束地增长,野到无边,率性而为,与世无争。

不知何时,伊鱼早已看得走出了自己的魔障,他走到了鬼蜘蛛的旁边,当他看到被淋了一夜雨的人身体在微动时,他终于动容了。

鬼蜘蛛,即使知道必死无疑,你仍然要反抗命运吗?

罢了,他终究下不了手。

鬼蜘蛛,既然你要反抗命运,我要看看,你是否真能成功?

从小,他的家族就是有名的失踪家族。每隔一段时间,必有一个人莫名其妙的消失。爸爸说,这是一件很刺激的事。

但是,谁都知道这是时空家族的无奈命运。

无论,再怎么反抗,家还是会支离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