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变发生,正在与白忘世大战中的韩青青忽然杀气腾腾的转身离开,但已然迟了,荒岛的另一边传来白发魔女忆慕灵的欢快声音:“青青丫头,你此时醒悟已经太迟了。”

  韩青青面色一变,顿时便见前方荒岛空间剧烈震荡,海面上无数青黑色的阵纹浮现,一圈圈纠结起来像是一片乱麻。

  轰——,阵纹破碎,荒岛上一青一黑两道虹光疾射而出,正是先生与道非道。

  “白兄你再来迟半步就要给我收尸了。”先生见得白忘世,满脸喜色,哈哈大笑着调侃。

  白忘世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微微叹息了一声:“兄弟此言差矣,你以为青青留在这里便是等着给你收尸的吗?”说着瞟了一眼依然盛怒的韩青青,言下之意却是指韩青青也不会坐视先生出事,即便他白忘世不来,先生也无性命之虞。

  白发魔女自另一个方向款款而来,背负着双手,对道非道狰狞的目光视而不见,反而满脸揶揄的对韩青青说道:“丫头,还不拜见义母?”

  韩青青当真气得不轻,杏目圆瞪,“呸”了一声说道:“我比你大了五百多岁,凭什么叫你义母?”

  “哦——那你为何叫一个比你小了五百多岁的人做父……”

  忆慕灵还未说完,白忘世连连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她,忆慕灵似乎也意识到什么,神色显得几分不自然。

  道非道面貌本也英俊,但此时看着忆慕灵的神情可谓凶神恶煞,几乎将五官都挤到一起去了,浑身杀气极其可怕。此时忍无可忍,手中道剑立劈,百丈剑芒向忆慕灵斩落。

  这边的白忘世微微苦笑,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忆慕灵身前,君子风轻轻一绕将剑芒化去。

  道非道更是瞳孔一缩,声音自牙缝里迸出:“白忘世!”说是浑身都轻轻颤抖起来。

  “我倒是差点忘记了,这人当年可是向我下过聘礼的,正好提醒一下你白忘世,把我惹急了我便跟了他去,都天海市倒也是不错的地方。”忆慕灵冷哼哼的对着白忘世的背影数落,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对面道非道几乎滴血的面色。

  别说陆海,就连韩青青都是一愣一愣的,心中暗道:“这魔女以前虽然霸道,但也没这么损,与义父相处两百多年,变化真是大……”

  忆慕灵还要再说,白忘世眼皮剧跳,回身一把揽住她的腰肢便化虹而去,高声说道:“萧萧你的目的自会达到,我便先走一步了。”

  “白忘世!”道非道仰天咆哮,飞身追了下去,什么风萧萧什么任务全都记不得了,眼里心里只有白忘世和忆慕灵。

  先生笑呵呵的摇了摇头,韩青青忽然似有所悟,语带讥讽的对先生说道:“你却是好算计,我义父不但能牵制我,更能支开道非道,一箭双雕。”

  先生转过身来,忽然也注意到渔船上那个火红的邪异男子,霎那间便眉头紧锁起来。

  幽冥面色一紧,下一瞬间便失去了踪影,陆海放眼找寻之时,竟发现连鬼青莲都一并消失了,心下骇然,这便是神话人物的手段。

  “幽冥……”先生一声急切的呼唤戛然而止,面色愕然,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几步走上渔船,微笑着陆海说道:“此番多谢小友相助了,风萧萧感激不尽。”说完还拱手微微一拜。

  陆海吓了一大跳,虽然先生多有隐瞒致他此行惊心动魄,但毕竟先生也是早有计较的,正如他先前所想,死人是无法送信的,先生必然有相当把握他不会遇难。

  那些微怨言怎换得江湖第一名人一拜?陆海顿时手足无措,慌乱之间便也只得拜了下去,说道:“先生怎可如此,学生着实愧不敢当。”

  先生正身,微笑着说道:“此间之事颇为意外,这一趟送信也并非我的本意,我预料中送信任务却是还需小兄弟走一遭。”

  陆海一下子愣住了,心中刚刚升起的崇拜一下子消散了大半,随即又想起先生未上船之前说的送信任务,但那时的先生却是未料到鬼青莲会出现。这一趟送信也属意料之外便显得顺理成章了。   “怎会如此?”陆海深深觉得自己上了“贼船”。

  “其实,我预料中的对手却是那邪皇,而非是青青和道非道,如今看来,似乎凤依琴也确实难以驾驭邪皇,这一局若是安排在扶桑岛之后临近决战的那几天,青青,道非道,都天神煞大阵,再加上一个邪皇,成功拖住我的可能却是增加一倍以上。”

  “因为邪皇不协作,异儒宗也觉得这般作为没有十足把握困住先生,所以只得提前实施计划,若困住了自然最好,若果真困不住,异儒宗还有时间安排下一局。”陆海思维敏捷,一下子便捕捉到先生的未尽之意。

  先生看向陆海的目光越发的欣赏了,说道:“正是如此,而且我有预感,下一局必会与邪皇碰面,而经过这一局的变化,接下来的凶险想必也远超我原来的设想,你我却是不便同行了。”

  陆海沉吟片刻,然后说道:“未知先生这次要送信给谁?”

  “这一趟却是简单许多。”先生淡淡的说道:“你只要向扶桑国而去,赶上第一楼,就在第一楼的最下一层找到一个叫许木头的人便可,那人自然会知道我交代的事情。”

  “许木头?好怪异的名字。”陆海嘀咕了一句,然后说道:“只怕要累死我,虽然先生说过几天后海上有大面积风暴,那第一楼多半会在扶桑国停泊几天直到风暴结束才继续航行。但毕竟我们现在已经偏离原来航道许多,又耽搁了这七天,即便我不吃不喝的施展六绝劲,怕也是堪堪来得及登上第一楼,若是风暴太猛或者遇着海兽,必定来不及了。”

  “正是如此。”先生一副了然的神色,说道:“所以我想稍稍改动你这渔船的阵法,令你这渔船的速度增加五倍左右,免去你一番辛苦,时间方面也更加充足。不知你意下如何?”   陆海心中一动,说道:“自无不可。”

  这渔船是他爷爷留给他的遗物,他轻易不会改动,但这船上的阵法却是他自己布置的,而且几年来也修改了多次,倒是不介意先生对其作出修改。

  先生在甲板之上来回踱了几步,陆海面色疑惑,还以为先生在找寻阵盘,便对先生说道:“先生,阵盘钳在船舫甲板之上。”

  不料先生轻轻一踮脚,一缕金芒没入甲板之内,随即右手连连弹指,便有数十道金芒射出,分别自不同位置融入了渔船之内。最后先生再一踏步,整个渔船都忽然金光大作,一片渔网般的阵纹浮现出来,三息之后便又黯淡消散开去。

  陆海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手段?虽然知道先生是当今天下数一数二的阵道传奇,但也万万想不到世间还有人能如此布阵。

  “我将真元融于船身纹理之间布阵,不会影响渔船本身,却独立于原有的阵法动力系统,你那阵盘启动之时,我的阵法也会随之运转,大概两个月后,我留下的真元消耗殆尽,这渔船便会一切恢复原貌。”先生说明了几句,带着几分歉意看了一眼陆海,下一刻便飘身离开,化作一道青虹向天边疾驰而去了。

  陆海回过神来已不见了先生踪影,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想不到我这小小人物如今竟承担了大责任的样子。也好,萧大家也在第一楼,说不定还真能提前谋得与院主见面的机会。”   陆海自然也忘不了宗傲意和卢少瑞这两人,心中警惕。

  虽然先生说过院主解决他身上难题的方法便是将他变作僵尸,但也是一个方法不是?毕竟先生也无法保证那五行麒麟拓跋兰元一定有办法,若拓跋兰元那里无解,陆海自问即便变作僵尸也在所不惜了。

  他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只要大仇得报,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永坠无间又有何妨。

  细细想来,这世上确实还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留恋,六韬港少有的亲朋好友与他的仇恨比起来,或者只够一声叹息。

  陆海走入船舫之内揭起一块船板,下方暗格正是作为渔船动力源的阵盘,还有一些拇指大小的中品元石,大概三四十颗的样子。

  陆海此时才醒悟过来,猛然一拍脑门,苦恼的自语道:“竟然忘记向先生要些元石了,这一路过去,怕是要耗尽我的储蓄,亏大了!”

  懊恼归懊恼,答应了的事陆海也不会轻言放弃,当下填充了八九颗元石,反复了摆弄了片刻,渔船终于启动,机括机括的机械转动声才响起,陆海忽然一个趔趄跌坐在船板上。

  渔船竟如离弦之箭一般疾射开去,陆海一时不备,在船舫内滚了好几滚才骂骂咧咧的稳住身影,满脸惊叹,这就是速度提升了五倍的渔船!

  陆海小心翼翼的出得船舫,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船身有什么异样来,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空中似有大量的天地元气聚拢而来。   什么时候,我也能拥有这样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