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方是两个身穿灰衣的中年人,见着毒雾,齐齐向两边纵开,但左边那人听见陆海沙哑的声音,神情微微一愣,及看见那柄长剑时更是惊疑不定。

  陆海将长剑横移,一点要杀人的意思都没有,左臂却是暗中凝聚元磁之力。

  “你?不对!”灰衣中年人忽然面色大变,但此时陆海已经距离他不足七尺了,一剑刺出,中年人同时怒喝一掌推出。

  陆海同时一弹指,凝聚多时的元磁之力疾射而去,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长剑受不住对方凶猛真罡,节节断裂倒飞而回,陆海侧身,但还是被一节剑刃划破胸膛,身体同时倒飞而起。

  对方更是凄惨,元磁之力不属五行,对方又正处力弱之际,只能侧身避过,元磁锋芒直接划破颈脖,顿时鲜血飞溅。

  陆海单足落地,又是一蹬,向那人虎扑而去,但另一边的中年人已经一掌拍来。陆海一咬牙,左臂之内的真罡和元磁之力同时变化为轮转之状,与来着轰然对了一掌,对方雄厚真罡涌入体内,陆海浑身气息一变,好似死人一样。

  下一刻,陆海双目暴睁,浑身气息宛如蛮荒凶兽,右臂鼓起,一声沉喝:“生灭神箭!”一道璀璨神光自指尖疾射而出,快如闪电,眨眼间便洞穿正要转身化虹离开的中年人的脖子。

  生灭劲有吸收转化之神妙,陆海这一击融合了另一名中年人的全力一击和自己的真罡,再以神箭劲发出,其速快捷远超一般罡劲,再加上那人脖子被划出半寸深的伤口,惊惧之际全无战意,竟被陆海一击得手,两个回合杀了一名全盛状态下的五品强者。

  但施展生灭劲之后的陆海也生出一股无比虚弱的感觉,浑身真罡几乎被抽调一空,趁着另一名灰衣人后退之际,伸手入怀,摸出空间袋一番,海龙刀赫然在手。   谁又能保证这两人不是一伙的?至少要试探一番!

  就在这时,空中又是一片银光笼罩而下,陆海不得已举刀一轮,“叮叮叮”扫落一片飞刀,但依然有一柄飞刀擦过其肩膀。

  “鼠辈受死!”灰衣人见得陆海势危,又是一掌拍来,却是正中陆海下怀,无情之境下,对方这一掌的力弱之处清晰无比,陆海将海龙刀一撩,刀罡自对方腋下斜削而上。

  全然不理会对方的手掌,又是要两败俱伤!灰衣人大惊失色,掌势一变,拍向海龙刀。但这一切都在陆海的计算之内,松开左手一拳轰出,对方的右掌同样迎上。

  “砰”海龙刀被拍飞,拳掌同时接触,元磁之力像是一条毒龙钻入对方体内。

  “啊!”的一声惨叫,灰衣人连连后退数步,陆海正要追击,空中又是一片飞刀落下,而且来势更猛。

  陆海恼怒,就地一滚,右手捡起海龙刀,左手同时捏住一柄反弹而起的飞刀,双腿一蹬,如青蛙一样扑向一旁的屋檐。,眼角瞥见远处又是三道虹光激射而来。

  到得此时,灰衣中年人依然没有离去,只是远远的盯着陆海,陆海便断定他不是黑衣人的同伙,自然不在恋战,一刀破开身后门户,蹿入屋内去了。

  天上神鹰盘旋,飞扑而来的三道虹光同时散开,分三个方向包抄而去,不料陆海竟是自进入的方向再次蹿出,双脚一蹬柱子,掠向了另一边的屋檐,远处的灰衣人都有几分发愣。

  这边的打斗自然惊动了不少玉龙城内的高手,东宣太子所在的府邸内再次射出两道虹光,气势汹汹,比之前的任何一道虹光都要强大得多。

  陆海靠着阵法和毒物一路向血案废墟靠近,那里同样有两大神朝的重兵把守,听得这边的动静,好几个小队立马来回穿梭,加上城中的巡逻士兵也在快速靠近,城里竟一时嘈杂起来。

  靠近血案废墟之后,陆海又突然折向溪华太子府邸,誓要将整个玉龙城搅乱的样子,城内多处地方都冒出毒雾,时不时都有士兵陷入阵法,一个个阵法结界亮了起来。

  但陆海自知,越是这样他将越难脱身,加上刚才杀了对方一个五品强者,梁子可结大了,还有没有机会诓骗对方都成了两说之事。

  空中的机械神鹰一直紧紧的吊在陆海身后,导致地面上人能够清晰的估算到陆海的大概位置,陆海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就在陆海再次蹿入一处楼阁,正打算收刀投诚之际,忽然眼前黑影一闪,陆海连动作的机会都没有,下一刻便已经离地而起了。

  “谁?”陆海惊呼,自问这世上除了凤依琴那一流的人物,断不会有人能如此轻易的掳起自己,但他感受不到杀意,倒是安心不少。

  眼前景象瞬间模糊起来,陆海难以想象自己正处于怎样的高速移动之中,只是短短数息之后身子猛然一顿,陆海的内藏都几乎跑了出来,但觉一阵翻江倒海,却是再次脚踏实地。   “陆海小兄弟!”

  熟悉的声音传来,陆海强忍眩晕和呕吐的冲动,转过身来,正见一个身穿浅白长裙的灵秀女子,正是司徒小露。

  陆海摇摇晃晃的跌坐在一张椅子之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另一处房间了,司徒小露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俊俏男子,但面色苍白,冷若冰霜。

  “司徒前辈。”陆海有气无力的唤了一声,终于慢慢缓过劲来,伸手摘下面巾。

  “陆海你现在不是应该身在南林吗?怎么在玉龙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要不是这次半月大哥也随我一起来了,我都没有把握能救你。”司徒小露满脸的惊奇。

  原来陆海方才的处境比他想象的还要凶险的多,东宣神朝和溪华神朝绝顶高手都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他,司徒小露亦然,但在这三方强人散出神识之际,意外的捕捉到了第四方的强者神识,两大神朝的绝顶高手几乎都追踪那道神识去了,而司徒小露自然通过六绝劲认出了陆海,便令天草半月将陆海带回。

  那第四方强者的神识只是一闪而没,也不知道两大神朝的人是否能追踪到什么。

  陆海此时听闻也是后悸,那第四方强者却是阴差阳错的帮了他一把,不然他也绝难在城内周旋这么长时间。

  “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救!”陆海恭恭敬敬的对两人行了一礼,然后将凤依琴放他自由之后的遭遇道出,司徒小露的面色也是微变,却是沉吟不语。

  院外依然嘈杂,时不时都有火光闪过,大队士兵踏踏踏的来回走动,这一夜对于玉龙城的大多数居民来说,已经是一个难眠之夜了。

  “还请两位前辈走一遭东宣太子的府邸,我放心不下芝华公主。”陆海忧心忡忡。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东宣太子的身边同样还有黑衣人的同党。

  “有劳半月大哥了。”司徒小露的声音还未落下,陆海已不见了天草半月的身影,连房门都没有开合过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惊叹,不愧是虚无之子,难道他真能在虚空之内行走?

  “现在两大神朝的局势异常紧张,作为中立方的武林必须要做到不偏不移,若我大张旗鼓的去找东宣太子,不但会打草惊蛇,还会引起溪华太子的猜疑,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半月大哥也来了玉龙城,也只有他能便宜出手了。”司徒小露忽然紧盯着陆海,说道:“你觉得东宣神皇就是幕后导演这场血案的人?”

  陆海面容一肃,生怕自己班门弄斧了,有点不太确定的说道:“或者说是凤依琴与东宣神皇联手布置的。”   司徒小露娥眉锁起,显然遇到了难题。

  “马洛里大师的死已经挑起了古兰教和许多东宣民众的愤怒,再加上一批皇亲国戚和几个皇子公主,现在的东宣神朝,也就只有无比尊敬神话老祖的长老院那帮人还会要求调查,一旦太子同样死在玉龙城,两大神朝必然要开战了。”陆海壮着胆子说道。

  “此事不假,这血案确实极有可能是凤依琴和东宣神皇一手布置,但凤依琴下子绝不会这么简单,若这真是凤依琴的安排,必然还有后着,而这后着才是真正的关键。”

  司徒小露开始在房中踱起步来,喃喃自语的说道:“若是东宣太子知道自己父皇要杀他,他会怎么办?”

  “寻死!并且嫁祸给溪华神朝!”陆海和司徒小露同时惊呼,陆海更是暗骂自己蠢笨,只是一心想着要救东宣太子,全然没有站在东宣太子的立场考虑过问题。

  以一朝太子的地位和责任,东宣太子完全有可能会选择与东宣神皇一样的道路,即便要牺牲他自己。

  这是一个思想误区,陆海和温芝华并不是什么高位领导,温芝华的这个封地公主也是个甩手掌柜,对这两人来说,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但对于东宣太子来说,活命显然并不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时,天草半月的身影出现在房内。

  “芝华公主在东宣太子的身边,正前往溪华太子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