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海从没想过要到混乱海域观两大神朝的老祖决战,但万万想不到的是此时便见证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文武冠冕风萧萧对战鬼青莲韩青青。这时陆海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一品高手对决,两人的力量简直可以撼动天地,深深的震撼着陆海。

  海面之上巨浪滔天,鬼青莲手中的魔莲变化成一柄青色魔剑,与先生展开了诡异之极的剑术较量。

  先生自始至终都一动不动的站立在甲板上,此时却是背朝大海,而鬼青莲凌空游走,在先生身周不断出剑,神剑交击的震响像是尖针一样刺激着半截身子趴在船舫内的陆海。

  陆海忽然心中微动,下一刻便晋入了无情之境,身上气息变化,虚无缥缈,像是老僧入定了一般。

  眼前世界顿时失去了颜色,天地尽是灰白,竟勉强捕捉到了两大绝顶的动作招式,匪夷所思。

  两人的剑快得出奇,若是换了一个二品高手观战,怕是要难受的吐血,因为他无法明白这两人的每一剑到底是为了什么?

  剑自然是为了杀人伤人,但剑有剑招,剑招搭配得好,杀人更有效率。但先生与鬼青莲的剑术对决却根本毫无规律可循,或者说,只有对战的二人能知道规律何在。旁人只能是莫名其妙,武道越是高深而不及两人者,只怕越是难受。

  很多江湖常识都不存在了,鬼青莲一招“雨打飞花”,漫天剑芒笼罩先生,而熟悉“雨打飞花”这一招的人都知道最好的拆解招式是“狂风柳絮”,偏偏先生使的是事倍功半的道门上清剑法,而这时的鬼青莲若能使一招“松风柔云”便能一剑洞穿先生的左肩,偏偏鬼青莲又使了一招“金蛇缠绕”……   其中诡异变化,怎能不叫人难受?

  这时人们定然不会忘记先生身负的另一绝学《易武心诀》,与九卷《长琴武经》同属一品的绝世武学心法。《易武心诀》可推演天下武学,常人驶过一次的武学,先生便能学了九分去,甚至能推敲出这一招所有的后续变化,堪称逆天。

  但天下间却少有人知道,鬼青莲也会《易武心诀》,正如她所说,先生会的,她几乎都会。

  两个同样习有《易武心诀》的人对决,一招之内已知彼此接下来十数招的变化,真正比斗的,是计算和推演之力,剑走偏锋,招出奇谋,每一剑都暗藏别人难以明了的深意。

  无情之境下的陆海第一次深深皱起了眉头,虽能勉强捕捉到两人的招式,但也完全不明所以,尝试着推算,脑中顿时显然数百身影,剑招纷呈,演绎着眼前两人每一剑的后招变化。

  “噗!”陆海忽然脸色苍白的跌出无情之境,心中震惊,同时暗骂自己莽撞,眼前两人可是有力与神话一战的存在,又习有《易武心诀》,气势现在的他能窥得底蕴的?

  懊恼过后心中也是欣喜,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目前无情境的极限,居然能够捕捉到一品高手的招式动作,若是面对九品的武者,出招动作在自己眼中岂不是儿戏?

  “也不知我这无情境的效果比之那《易武心诀》如何。《易武心诀》却是不能推演阵法。”   渔船在大浪之中飘忽起伏,正向东南方偏离。

  “青青,收手吧!”先生忽然一声沉喝,眉心神芒闪烁,一柄元神小剑赫然浮现,霹雳相随,一闪而没。

  正欲一剑刺来的鬼青莲动容,脚下一顿,身上轰然爆发一股霸绝天地的骇人气势,左手掌刀劈下,“叮”的一声脆响,掌上神罡堪堪抵住突兀浮现的元神小剑,鬼青莲却浑身轻颤,娇躯竟被这一柄小剑推着极速后退,脚下海浪两分,形成一道鸿沟。

  “他先习刀后习剑,你却弃刀不用,你终究不是他!”鬼青莲面色潮红,也不知是愤怒还是恼羞,一声沉喝,拨开剑魂。

  鬼青莲青丝狂乱飞舞,眉心同样神芒闪烁,一把拇指大小的青色小刀浮现。   刀魂现,无

  边霸势敛而不露,慑服天地,原本狂风大浪的海面竟瞬间清明,艳阳高照,清风拂面。

  陆海愕然无比的看着这一切,下一刻,刀魂动,只是远远的凭空一斩,陆海惊骇欲绝的发现渔船所在的海面竟突兀无比的下陷了数以千丈,举目皆是如万仞峭壁一样还在不在拨空而起的海水,不由得面色煞白。

  鬼青莲这是将一方空间压向了渔船,要不是先生以无上武道扛住这一方空间,渔船和陆海早已被空间之力辗成灰灰了。

  “翻天印!”先生六品神通再出,这一次,却是打在空处,陆海顿时眼前恍惚,再次定睛之时,将发现自己和渔船中的一切都倒着悬浮于高空之上,下意识的便是一声惊呼,随即发现一股粘力紧紧将自己与渔船黏在了一起。

  这瞬间变换,刹那深井地域,刹那高空倒悬,陆海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被倒腾出来了。

  再说一刀之后的鬼青莲面色微微发白,刀魂回归眉心,下一刻,又是仗剑杀来,却被先生剑魂所阻。

  “此招太过霸道,你的神识之力尤有不如,以后还是少使为妙。”先生一点也不见生气,倒悬的身体微微一偏,渔船翻转了过来,稳稳当当的再次落在海面上。

  “若只有你剑魂的这点能为,不要也罢。”鬼青莲冷哼,魔剑斗转,剑尖巧妙无妨的带起了剑魂,下一刻,其身上气息忽然彻底消失,娇躯明明凌空而立,给人的感觉却仿佛空气一样。

  先生变色,喝道:“你疯了?”但话音刚落,自身竟也同时陷入一模一样的寂灭之境,仿佛身化虚无了。

  陆海立马神经绷紧,几乎有一种被逼得元神出窍的感觉,这种情形他不是没有听说过,这是先生的不败之招,返无。随后极有可能便是不破之招,归一。

  天地万物皆可返无,鬼青莲施展“返无”,魔剑竟欲吸纳先生剑魂,确实是疯狂之极的举动,但剑魂乃先生心神之一,就在先生同样陷入寂灭之后,剑魂也就凭空消散了开来。

  在陆海的注视之中,两人同时弹指,随后又都恢复了生气,但各自都面色苍白,就在陆海疑惑不见异状之时,两人之间的海面轰然一声蹿起一股数十丈宽广的恐怖龙卷,其内漆黑如墨,电闪雷鸣,隐隐可见地火风水暴走。

  “破碎虚空!这不是神话人物才能做到的事情吗?”陆海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先生和鬼青莲的强大再次出乎了他的预料。

  渔船在风暴之前离弦之前一般迅速倒退,鬼青莲娇喝一声:“休走”提剑直追。

  先生身影闪动,一手提起陆海向前方小岛飞驰而去,忽闻一声暴喝:“风萧萧死来!”一道黑影逼来,先生脸色微变,一剑刺出。

  岂料后方青虹闪过,鬼青莲又再杀至,不攻先生,而是一爪抓落在陆海肩膀。

  “啊!”陆海惊叫,几乎亡魂皆冒,忽觉自己左肩涌来一股庞大雄沉的气流,气流蹿入陆海体内便流入经脉化作无数尖锥,向右肩逼去。

  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右肩竟也同时有阴寒巨力涌入,针锋相对,与左肩传来的柔韧力道大战起来。

  “啊——”陆海仰天惨叫,刹那间七孔流血。先生与鬼青莲的力道将陆海的身体当做了战场。

  “青青!”先生沉喝,沾血金蛾再次逼退前方黑影,便回身一剑刺向鬼青莲的小腹。

  叮,涤罪魔莲浮现挡下了先生一剑,后方却传来哈哈大笑,一个黑袍中年男子一掌击落在先生背心。

  异变又起,那黑袍男子落掌之处忽然生出一个旋转的黑洞,一股庞大吸力瞬间黏住了黑袍男子的手掌。

  “我的功力……”男子面色大变,但感一身功力竟不受控制的迅速流向先生,心下惊怒交加,暴喝一声:“天道肃寂·阴阳劫,我让你吸!”

  男子后脑浮现一个诡异阴阳图,一边漆黑如墨,一边鲜红如血,体内神力顿时一震,全数化作血红色的杀戮之气。

  先生一声闷哼,身影一沉,竟是再次加大了吸纳之力,黑洞旋转的速度更快了。

  陆海的身体成为战场,先生的刚正之力忽然放弃了对鬼青莲阴寒之力的追逐,如一条蛟龙一样直冲陆海丹田,阴寒之力顺势铺展开来。

  就在阴寒之力逼近左肩之时,先生的手上涌出大量的杀戮神力,威势不在先前两股力道之下。竟一下子逼退阴寒之气。

  于此同时,先生再次沉喝,先一步占据了陆海丹田的刚正之气猛然旋转,短短数息之间再次化为一个黑洞,将陆海体内的阴寒之气和杀戮之气往丹田处吸纳。

  “狡猾!定不叫你如意!”鬼青莲娇喝,忽然放任大股的阴寒之气,之分出一小股,极力控制之下,那一小股的阴寒之气化作一支神箭突破了杀戮之气,竟是向上逼向陆海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