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没有我为你存在你为我而活着的关系,只因生死与共,情真意切的催化和打烙,得以让人们在前进的脚步中牵绊了彼此。

  明杰白天对林孟颖说的一番话彻底伤了她的心,心里种着一个美好的希望,这下好像被活生生地浇灭和踩掉,想起那些话孟颖一点睡意也没有,心里又怨又气,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抛弃被甩掉的女子,想着埋怨着她伤心落泪地自言自语道:“是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感情流露的不够直接还是他在某些方面不够领悟?这些年我对他的感情,是个男人就会感觉到的!而他怎么会麻木不仁熟视无睹毫无知觉呢?他是存心气我的吗?”孟颖仰起头看着窗外天上的月亮纳闷道,“不行,我一定给他说清楚,我不能再这样委屈自己。从他救我的那一年说起,问他个明白,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孟颖想到明天明杰就要走了,就什么也没考虑连忙向他的房间走去。

  林元和林志通过脚步声猜想到是孟颖,此时脚步声渐渐地临近,父子两个慌忙吹灭灯火连忙躲藏起来。

  孟颖来到房间门口,正想踹门喊叫明杰,但想到三更半夜一个堂堂大小姐进入一个男人房间本来就不方便更不合适,她便收回脚憋着一肚子气轻轻敲门叫喊着明杰,声音微细而绵延。接连叫了几声都没回应,她依然压着气喊道:“你睡过去了吗,死明杰?给我开门!”话音沉重,一字一字吐露出来。仍旧没有任何动静,此时林孟颖忍无可忍了,她不再顾及什么了,提高声音大叫道,“开门,明杰,否则本小姐踹开门闯进去了。”

  “爹,孟颖进来我们会被发现的,让她知道了我们也会前功尽弃的。”林志想到孟颖和明杰的关系担心地嘀咕道。

  “她真是丢尽了我们林家的脸!”林元说着咽了一口气,此时他只能想办法支开女儿。想到孟颖平时最怕老鼠于是林元故意碰掉了桌子上的一个茶杯,然后他让儿子学老鼠的声音,林志看此情形又看看林元严肃、着急、无可奈何的神色,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他法。孟颖听到破碎的声音立刻想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刚把门踢开忽然听到的老鼠叫声,声音阴沉、尖刺又恐怖,吓得她哆嗦一下立即收回脚。

  “老鼠!老鼠!”她心惊胆战地正要叫出来,但怕惊动一些人只好捂着嘴巴慌忙逃出来。“死老鼠,有本事、有胆量你就白天出来吓人,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本事,难怪人见人骂。你这夜间活动的东西竟敢这时吓本小姐,终有一天会被我拎出来的。”孟颖说着连忙往回走去。

  他们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总算松了一口气,林志此时轻笑道:“没出息的人就是这么好对付!”林元哼了一声,女儿说的一些话让他火气满满,恨不得上前打她一巴掌。

  天终于亮了,还未出现的太阳把东方一片天空折射得火红。明中和袁淑珍早早起床准备回去。李嫣云和韩奇得知便过来告别,韩奇看看身边的袁淑珍轻咳了两下然后对她说道:“厨娘,在你们走之前我想单独请教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草民不甚荣幸。”韩奇出去时用余光看了看额娘和明中一下。他所做的就是希望额娘以后不再有所挂念和心事。

  留下他们两个人的空间和时间,两个人一时对视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明中显得尴尬而又拘谨。这时李嫣云自然地笑了起来,这一笑似乎让她再也没有任何牵挂,没有可以困扰她的事了。

  “上天还是很公平的,虽然你我有着截然不同的家庭和生活,但是我们都能从中体会到爱和温暖,这对我们来说足够了。我想你肯定比我想得更明白,既然我们都希望彼此幸福快乐,那我们相互祝福彼此到永远吧。”

  明中听到李嫣云这么说心里很宽慰,沉甸的心犹如卸载十几年的包袱终于放松下来,“好,草民祝福娘娘……”

  “还叫我萌洁吧。”李嫣云立即打断明中的话说道,“我们都是彼此最真挚的朋友了,虽然难得一见但是我希望我们还能像往常一样,没有距离没有陌生没有尊卑感。”明中听了露出欣慰而感动的笑容,“听说你们的儿女很聪明,有机会我让韩奇把明杰明雪雯带进宫来,看看两个孪生兄妹。”

  “会的,有缘的话,或许哪一天我的孩子不请自来。”明中随口说道,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句话,他也不知道他说的‘哪一天’到底是什么时候。李嫣云听了笑了起来。任何事情都有其原因和结果,至于事情发生的过程一些人怎样去看待它,或许它就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不过该怎样去评价它的意义则要看最终的结果,包括明中此次进宫的事情。

  看到明中和袁淑珍要出宫,李嫣云突然觉得好像失去了一个亲人一样,特别当明中回头看了她一眼时,她的眼睛突然湿润了。这一眼等得何其辛苦何其艰难,哪怕两人就这样有缘无分,但是他们曾经拥有过,那段日子所留下来的美好记忆足以能让他们成为最真诚最值得信赖的朋友。看着明中渐渐远去,又不知何时才能见到这个贴心的知己,想此她觉得这一别好像是永别,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似的。

  “小忠,我的灵魂从来没有受伤过,只是不见你的时候很想你,见到你时我早已热泪盈眶。此时所有的一切告诉我——你永远只是我最关心的一个朋友,一个路途中相识的知己而已。在深深的记忆里,我曾经尝试以美好的回忆来表达我对你的感情,而从今以后,我以炽热、坦率、毫无牵挂的心祝福你们一家人永远快乐,永远幸福!”李嫣云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默默地告诉自己。

  不远处的莉妃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们,看到明中夫妇离开时她看了一眼李嫣云之后,便得意地向皇上的书房斋走去。来到皇上的书房,她看见皇上正在专心地看奏本。莉妃挥一下手让旁边的下人出去后,慢慢地走上前,令她激动的话都到嗓子眼时,霎时林元的一些话窜入她的心头:目前最重要的事是林志京城科考头衔的问题,而林志的希望恰恰又完全寄托在明杰身上。

  “如果此时让皇上知道他们的事,明家现在一旦遭殃,势必影响明杰的情绪和心情。扰乱明杰的计划就等于影响到志儿的希望,如果他的希望遭到破灭,我的打算岂不是也要化为泡影?”莉妃想到明杰敬畏孝顺明中的情况,不得不又咽下到嘴边的话。此时皇上抬起头看到莉妃一动不动地站在旁边,便问她是否有事。

  “臣妾……没事,就是想来看看你。皇上,你别太累了,注意自己的身体。”皇上看了看她连连点点头。

  “皇上,臣妾先告退了。”于是莉妃轻轻地又走出去了。皇上最近一直忙着朝政上的事情,根本没心思也没时间在意他们的事情。

  当明杰睡醒来时,红红圆圆的太阳早已升出来,他下床时感到头有些晕晕沉沉的,“我怎么了?我怎么睡过去了?一夜怎么连一点知觉就没有?”看到一束阳光从窗户穿进来,他拿起药箱慌忙推开门向外跑去。

  这时孟颖气冲冲地从对面走来,“明少爷啊,你看看什么时候了?没想到一个读书人竟然比懒猪还能睡。”

  “读书人难道就不能多睡会儿?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你那房间特别是那张床,有一股邪气,躺下去就不想起来了,不信你晚上去试一试。”雪雯听到这句话想到昨晚老鼠的叫声,瞪着眼睛看着明杰,“我住在你们家,又睡你们的床,到这个时候了你也不知道来叫我,不想让我吃早餐就算了,还来指责我。”明杰不想再说什么心里只是担心回家晚了。看见孟颖正要开口他又说道,“好了,没时间给你解释了,我得赶紧走,有话以后有机会再说。”说着明杰向大门外径直走去。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堂堂林大小姐还受你欺负吗?”孟颖生气地叫道。

  “看来你的心还在疼痛,赶紧找你的如意郎君来医治吧。”明杰探出头对她说道。

  孟颖来到府门口,委屈地叫道:“相见再相别,有来终究会有去。是你让我的心在流血,书呆子!木头人!没良心!”而此时明杰早已无影无踪了。

  明杰背着药箱走到林荫小道,看到还有一段路程,而这时太阳已过头顶了,他开始担忧起来,“爹,娘,你们走慢些,让我先回去,儿子可没贪玩。”说着明杰跑了起来,而且一边跑一边为自己加油,“加油,明杰!快点跑,明杰!……”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个路人,他经过明杰身边,听到明杰的叨念又看看他迅速地向前奔跑去的情景,便以为明杰身后有盗贼或者遇到了什么危险的情况,于是他停住脚步胆战心惊地看了看他要去的方向,回头发现明杰跑得很远了,他立刻转身往回跑去。

  这个人拼命地往回跑,其实他是在逃。明杰觉得他像一个逃命的野兽从他身边一溜烟地窜了过去。

  “他怎么又回头了?”明杰停下脚步向后看了看,什么都没发现,“怎么了?是我走的路有问题还是他这个人有毛病?”明杰好奇地放下速度疑惑地说道。刚刚松下一口气慢慢往前走一步,他却叫了起来,“哎呀,疼死我了!”踮起脚看到一个钉子扎进去了,“看来我脚下的路还真有问题,我怎么这么倒霉?”说起‘倒霉’二字他不自觉地看看四周是否有林孟颖的影子,确定没有一个人他忍着疼痛说道:“看来这次我是自己遇到的霉运。可是我赶时间有错吗?这个不起眼的小钉子怎么偏偏喜欢扎我?这霉运也真是倒霉到家了!”明杰说着拔掉钉子一气之下把它扔到不远处的草丛里。

  他拍拍手,擦擦汗正要走,没想到草丛那里传来更大的惊叫声,“啊!……是谁?是谁?谁不想要命了?给我出来,王八蛋,我要宰了你。”这刺耳的吼声传到明杰的耳朵里,随即明杰又听到一个女子的呼救声。明杰从传来的呼喊声走去探看,发现有人想糟蹋一位姑娘。

  “弟兄们,都过来,到这边来,有一个人想破坏我的好事,把他给我带过来,让本少爷看一看是何方人。”这时从一边上来了五六个男子。

  明杰毫不犹豫地亲自走了过去,他整整衣服毫不畏惧地说道:“别麻烦了,本公子我来了。”忍着脚板的疼痛走到跟前,他看见一个清秀,给人一种纤弱美的姑娘被堵住嘴躺在草地上,头发蓬乱,衣服被撕破,嘴角也流血了,最可恨的是为了防止这位姑娘的挣扎,她不仅仅被捆缚在地而且她的两个手臂、头还有腿几乎全身周围都订了一些带有锋利钉子的木板。

  “哦,原来是一个小白脸,告诉你别多管闲事,本少爷最讨厌妨碍我做事的人。识相些,看到我的人没?我看你细皮嫩肉的,给你一个机会,赶紧滚!”一个青年胖子走上前凶神恶煞地对明杰示威道。

  “难怪我的脚被扎了?告诉你我就是为我受伤的脚来讨个公道的。本公子很想知道你是谁?大白天的竟然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无耻下流卑鄙之人。告诉你现在是苍天让我救助这个姑娘的。马上放了她,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明杰看到姑娘周围锋利的东西愤恨地说道。

  “小子,看你长得白白净净的,还真有一股男人勇气啊。人真是不可貌相。好,让本大爷告诉你我是谁,听说过林大人没有?听说过林大人的红人马贵马大人没有?本少爷就是马大人的儿子马富,警告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快滚!”马富眯着眼睛凶恶,趾高气昂地指着明杰吼道。

  明杰不屑地笑了笑,“哦,马富——马夫,我还以为你是谁呢,原来是走狗的狗腿子啊,我建议有一天你做父亲了,你的狗腿子就叫马富贵吧。”马富听了这句话气得咬牙切齿。

  “他妈的,竟然把我下一代也带出来了!弟兄们,把他的心给我掏出来,我要让他粉身碎骨!”马富爆发出驴脾气怒叫道,明杰看到6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一起上来,他只有使出平常跟明中学得一些简单武功,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些粗略的武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在这些人面前他却丝毫不惧怕。

  “你们谁敢上来,谁上来就试试我的旋风腿和杀人不动胳膊的双手。”明杰说着摆出令他们心惊的武招,其实明杰也不知道这心理战术是否能压住他们。马富看到他们兢兢战战得往后退,想起了一个下流手段。

  “今天你们若是让老子失望,我就废了你们。”他们听了立刻上前一步,“慢着,你们看这位公子长得挺英俊的,你们也知道我最恨这样的人了,凭着自己的俊模样骄傲自大,自以为能招花引蝶,就以为漂亮的姑娘能围着他转,今天老子就替那些被你伤害的姑娘打抱不平,让你从此过不上男人的生活。”马富上前一步,看着明杰抿着嘴说道。

  明杰听了,真没想到眼前这个死丑的胖子竟然卑劣到这种地步,“死胖子,你看你那副德行,对得起生你的爹娘吗?”

  “你……你……弟兄们给我上,把他的衣服扒了,我要立刻阉了他。”马富气得直哆嗦,一脸横肉似乎也在颤抖。这时躺在地上不能动的姑娘看到他们围住了明杰,她放弃了心中希望的念头。

  “公子,谢谢你,你赶紧走吧。”为了不想拖累眼前的恩人,她努力的用手拔掉手边的许多锋利的钉子要往脖子上扎去,此时她眼角的泪水哗哗流出。

  明杰看到她血淋淋的手里握着钉子想自尽了断,他不顾一切地阻止了姑娘的行为。

  “不可以,记住你的生命不属于你自己,如果你还有亲人还有爱你的人,就想想他们,想想你们以后的生活。”明杰迅速打掉她手里的钉子说道,姑娘听到这句话顿时愕然了,犹豫了,意思到自己的行为有些鲁莽。也就是在这时,那些人趁明杰不注意,立刻从背后偷袭,于是他们便困住了明杰。

  “公子!”姑娘看见明杰被两个男子趁人之危摁倒在地上,马富拿着一把大刀得意地指着他,她惊慌地哭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