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的尽头不管是透顶的绝望还是峰回路转的希望,都要保持一颗理智的心,清醒的头脑,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是担心不能失去自我。

  “孩子他爹,你若在天有灵就救救世平,救救阿莲吧……”坟墓前的一位老太婆哭诉道。

  “世平?难道是吴世平?”明杰听到后便走进旁边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苦命的孩子,你和阿莲怎么都那么傻?你们都不能感情用事啊。”婆婆不停地哭诉但是事情的缘由一直没提,没多久明杰确定她说的是吴世平和上次救助的阿莲,想到这里他迫不及待地走到婆婆面前。

  “大娘,你怎么了?世平兄发生什么事了?”婆婆看到面前一个陌生清俊的青年人,她显得有些惊惧,担忧的眼神流露出愤恨的神色。

  “你是谁?你是不是马家派来的人,来监督我们的?”

  明杰看出婆婆的怒气中带着丝丝的紧张,连忙上前解释道:“大娘,你误会了,我是吴世平的朋友,过两天我们还一起去赶考呢。”

  婆婆听了,想起前几天儿子给她提到一个人,惊奇地看着明杰。

  “你是明……明杰吧,世平给我讲过你,他说那天是你救的阿莲。”婆婆此时有些激动,因为那天回去阿莲把明杰搭救她的事情讲述了一遍。明杰听了笑着点点头。

  “谢谢你,年轻人,你的恩情世平和阿莲会永远记在心里。”说着婆婆很无助地跪下了。

  明杰连忙把婆婆扶起来,“大娘,我也是尽力而为,你既然认为我是世平的朋友,就告诉我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何在这里,说不定我能帮助他呢。”虽然每次因为帮助别人自己就会遇到麻烦,特别会给明中带来一些担忧,但是明杰想到别人的麻烦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竭尽全力去帮助他们摆脱困难。婆婆此时心里也憋不住了,而且此时她是没有办法,心里找不到一丝安慰了,便告诉明杰事情的经过。原来马贵的独子马富从看到阿莲就不放手了,前天他和一些人带着聘礼找上门要强娶阿莲,经过婆婆的苦苦哀求,马富才暂时放过阿莲。他把聘礼放在简陋的茅草屋里说过几天就来迎接阿莲。当时吴世平恼羞成怒把所有的聘礼都摔了,阿莲和婆婆两人抱头痛哭。吴世平没有办法,准备放弃科考带着阿莲远走高飞,阿莲对世平说她宁愿去死也不会离开他们半步,但她又不想因此耽误吴世平的前程,牵连婆婆。这两天世平非常消沉,他害怕失去阿莲,害怕马富穿着新郎的衣服出现在他眼前,而阿莲看到世平为了她宁愿放弃十多年寒窗苦读的心血,放弃施展自己理想的难得机会,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宁死不嫁。

  “阿莲从小就和我们相依为命,她是作为一个童养媳陪着世平长大的,如今让他们分开岂不是比要他们的命还痛苦!”明杰听到婆婆的解释终于了明白事情的缘由。

  “那个丑胖子太卑鄙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到你家迎接阿莲?”明杰气愤得真想立即找到马富甩他两个耳光子,然后囚笼起来游街示众。

  “就这两天里,小伙子,马家人有人撑腰,听说来头也不小。我们惹不起啊,看到两个无辜的孩子痛不欲生的样子我能怎么办?我这个老太婆能为他们做什么呢?真是没有办法了我只有祈祷我的孩子能好好活下来,我也只能来求助他爹在天有灵保佑他们平平安安,度过这一关。”此时婆婆的眼泪都哭干了嗓子也沙哑了,瘦弱的身体好像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了。

  明杰看到婆婆这个样子,沉思片刻,一会儿他灵机一动,走到婆婆身边安慰道:“你们若不甘心认命,你现在就回去告诉世平和阿莲让他们坚强起来,我会帮助他们的,只要你相信我,更要相信世平和阿莲会在一起。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让阿莲劝诫世平要平静下来,一定不要放弃这次进京赶考的机会,你们的荣耀、希望和幸福的生活还指望他呢。我回去向我爹请示明天我就出发。当然是为到你家解决这件事才这么提前的,相信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如果世平怀疑我或者他们有什么想不开的就问问阿莲我有什么样的本领。大娘,快回去传达我的话。”这对于婆婆特别是世平和阿莲来说是唯一的希望和生路,哪怕这些话只是出于一时的安慰,此时对于婆婆来说也是一种奢望和恩赐。她抓住这唯一的救命稻草,立即赶回家把这段福音告诉儿子和阿莲。

  晚上明杰看着自己收拾好的行礼,不自觉地在自己的房间里逗留了片刻,扫视着房间的一切。他觉得离开一个最熟悉最亲切的地方或者是亲人,似乎有一种失去,被剥夺而去的滋味。过一会儿他便向爹娘房间走去。来到里房看到袁淑珍正在给明中揉肩捶背,两人正在有说有笑的,明杰偷偷笑起来。看见娘和爹还没注意到自己,他就有意轻咳了一下嗓子。

  “小杰,你这孩子进屋怎么没动静?也不敲门,这么晚了,有话给娘说吗?”袁淑珍立即收起手问道。

  “我敲门了,只是你们没听见。孩儿是有事给爹娘商量。”于是明杰告诉他们明早出发到京城的打算。

  “什么?明天就走?是不是太早了?”袁淑珍吃惊地叫道。

  “小杰,提前到京城是对的,至少可以熟悉考场和周围的环境,但是明天就赶去未必早了些,是不是你有什么原因?”明中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爹说得对,娘知道你准备充分、自信满溢,但是提前这么早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们不放心。我让你后天再走,这是命令,必须服从。”袁淑珍想此又知道明杰是一个无心的孩子便命令道。

  明杰看到爹娘有些不情愿只好把已经想好的理由说出来。

  “爹娘你们放心吧,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和我一样要进京赶考,明天我先到他家里,然后我和他一起行程,路上我们彼此也可以相互照顾。”

  “哪里的朋友?是谁?男的女的?”袁淑珍瞪着眼睛看着明杰。明杰和明中听了这个问题相视笑了笑。

  “参加科考若还真有女的,我……”明杰撅着嘴想说时感觉话又卡到嗓子眼了,袁淑珍听了像是被点醒了什么,顿时哑口无言了。

  “娘,爹,你们不用为我担心。那个朋友是个很有志气很孝顺的并已有爱人的青年。”

  明中走到明杰面前打断他的话说道:“有个朋友一路同行也好,相信你的朋友和你一样出色。”

  “爹,你放心吧,他和我一样有骨气,而且这次考试对他来说很重要,他的娘子和娘亲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了,况且他的家离我们妙和村不远,从他家里出发我可以走捷径到京城。”

  “那小子挺行的,功名未就娘子就有了。行,听你这么说娘也放心了。”这时袁淑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经过明杰再三的解释,明中和袁淑珍对儿子放心了,他们相互看看就同意了。

  明杰激动地亲了他们一下,“多谢爹娘的理解和支持!”

  第二天清晨,一些村民也出来跟明杰道别。明中走到儿子面前说道:“孩子,你现在长大了,可以独立地去面对自己的人生,记住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坚强地去面对。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在爹的心目中至始至终都是一个强者,一个跟其他人无法相比的孩子。”明杰看着父亲,这时才发现明中苍老的脸上好像写着对儿子永远的牵挂和关心。

  “小杰,路上别饿着渴着,娘给你准备的东西足够到京城了,到了考场你尽力而为,记住你爹和我并不希望你能获得什么功名利禄,只要走过这一关就行了,你知道吗?”明杰听了袁淑珍的话连连点点头。

  “小杰,娘是让你别紧张别害怕,记住你答应我和雪雯的事情,到时我们也指望你了,我们在家等你的好消息。”方男上前把明杰拉到一边轻声说道。

  “是啊哥哥,妹妹我到时要沾你的风光,等着你给我送特别的礼物。”雪雯在明杰耳边说道,“哥哥,祝你一路顺风马到成功,几天之后成为我们的大福星,成为村民崇拜的状元郎。”

  “我一直都是你的福星,只是你不领情没感受到而已。”雪雯看到哥哥这时还给她逗乐,她笑着却哭了起来,依依不舍得拥入到明杰的怀里,“哥哥,我怎么感觉心里很难受很不舍得你离开?”

  明杰看到妹妹这个样子,又看看面前其他人沉默安静的神情,心里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知觉,他只是失声笑了笑,而这种笑很干涩很勉强,一种难言的伤感袭上心头。

  “小别几天而已,再说我是去光宗耀祖的。考完试我就回来,好了,我要走了,方男雪雯你们在家照顾好爹娘。”说着明杰向坡下走去,这时村里的其他人还专门给明杰带来一些吃的用的东西。

  “小杰,你要争气啊,为我们妙和村增添荣耀,我们期待着你的到来。”明杰看着村民脸上欣慰的表情,听到他们热心真诚的话语突然觉得鼻子也发酸了。他不想回头看后面正在给他招手的亲人和村民,他告诉自己这不是离别而是离开家几天而已,他告诉自己从出生那天起他就是大家心目中聪明特别的男孩子。

  “爹娘,对我一个与其他考生不同的人参加这次科举考试,不管你们怎样想有着怎样的无奈,即便我以后会面对什么,哪怕是做出一些牺牲,我想认真对待这次考试,我要把这些年的功夫尽现在那些考卷上,我想实现村民的希望和期待,我想让他们的眼神因为看到我的归来而欢呼、兴奋和自豪。”明杰迈着脚步前进着想着。

  “小杰!”明杰听到爹叫了一声,这一呼喊似乎叫醒了他什么。他转身回头看到不远处明中踱步走过来,明中走到儿子身边一时又不知该说什么,顺手把明杰的衣领整了整,“明杰,爹盼望着你早点回来,回来我们一家人依然过着快乐充实的生活。”

  从小到大这是明杰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爹娘,看到明中清瘦的脸上犹如看到他乐不知疲的生活,“爹,我明白,你们都回去吧,我考完就回来给你们团聚,回去吧。”明杰又勉强绽开微笑不停地招手着。走了几步回头看到明中犹如一尊塑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给爹永别似的,产生这样莫名其妙的感想时他马上打断这个晦气、突袭的感觉,看到爹身后的人不停地挥手,这一切犹如一幅静止不动而又延续不断的画。

  “爹!回去吧,让他们都回去,过几天我考完试就回来。”明杰此时已提不上声音了。

  “小杰,回来时从京城给我们带来一些东西啊。大哥会祝福你的。”方男挥手叫道。

  明杰笑了笑向他招手,“知道了,我一定给你们带礼物,等着我回来!”说完这句话明杰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像晶莹的水珠一样掉落下来。呱呱坠地就会笑的他,本以为自己不会哭,他以为自己没有眼泪,以为自己不会哭泣,他以为自己无论遇到任何事他都可以很坚强很乐观,但这时眼泪流到嘴角才知道泪水的味道真是咸的,“我真得难受了?我怎么不堪小别而流出我宝贵的眼泪呢?我是怎么了?”明杰用手心接住从脸上滑落下来的一滴泪惊疑地说着想着。

  今天皇上特意叫韩奇和高炽陪他散散步,走到一个池塘旁边皇上停住脚步,看到池塘飞过一对精灵活跃的小鸟,他转身对两个儿子说道:“你们两个是朕的骄傲,”皇上露出自豪的笑容,“正是因为你们优秀独特朕要慎重特别对待你们的终身大事。”

  “什么?”韩奇和高炽惊讶地叫道,“父皇,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高炽立即说道。

  “这样的事能开玩笑吗?况且朕何时给你们开过玩笑了。”高炽看到父皇认真的样子忧虑起来。

  “父皇这太突然了吧?你也没给我们一个心理准备而且我们自己根本还没心思去想那……那男女之情。”韩奇说道。

  “现在朕就给你们一个心理准备等到你有心思去考虑男女之事,恐怕那时朕再给你们指婚就迟了。”

  “不是迟了是多余了。”韩奇看着忧心的高炽轻声地说道。

  “多余?难道你们都有心上人了?”皇上听到韩奇的话变得有些严肃。

  “父皇,韩奇没有,我——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了。”高炽坚决地说道。

  皇上看到高炽在感情方面专注的样子笑了起来,“哦,朕想起来了,你额娘说过一次,至于这亲上加亲的事朕并不在意只要两人身份合适彼此真心喜欢才是关键。”

  “父皇,我和她真心喜欢的。”高炽觉得父皇说的有些散漫,立即辩解道。

  “好了,别太激动了,不过你也别担心,你的事父皇会好好考虑的。”皇上然后把目光转移到韩奇身上。

  “父皇,这事我不急,你这段时间很忙就别替我着想了,就算再给我一些属于我自己的时间,父皇圣明!”韩奇的话让皇上和高炽忍俊不禁。

  “是啊,朕发现你还没经历过特别的历练,思想还不是太成熟,在这方面你还不如高炽,而且这事朕还得遵循你额娘的意见。好吧,就再给你们一段自由的时间,多多发展自己。”

  明杰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询问,终于来到了吴世平的家。看到眼前两间茅草屋和清静的庭院,不远处有几只鸡正在啄食,周围大自然的一景一物让他立即想起了自己温馨的家庭。看看四周他收回自己的眼光推开栅栏便走进去了。

  “大娘,世平兄,我来了。”明杰刚落下话语却看到吴世平和阿莲背着包裹急匆匆地走出来。

  “世平,你们是走不掉的,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你明白吗?孩子,听娘的话,回来。”婆婆跟出来劝阻着。

  “我不管,娘,如果你支持我和阿莲就和儿子赶快离开这里吧,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只想和娘,和阿莲在一起。娘,我们没时间了,从小到大我都听你的,这次你就依我的吧,和我们一起走,我们离开这里就好了。”吴世平握着阿莲的手回身对婆婆说道。

  “世平啊,你太冲动了,你这样会连累阿莲的。”阿莲听到这句话很无奈地看着婆婆。

  “站住,你们谁都不用走!”他们看到明杰犹如看到陌生人一样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