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心系的对象:一个人,一种期待,一份感情,一样东西……不管是什么,当它渐渐在内心膨胀时则会变成势不可挡的追求。

  明杰在明中的监督和指导下,他的功课学得相当好。读书时他是一个认真专注的书生,丢下书时就是一个人见人爱的聪明小男孩。

  “爹,我长大了一定要进京考试吗?”明杰看着妹妹骑在牛背上,哥哥方男牵着牛,赶着羊群时不时回头向他挤挤眼睛。明杰看见哥哥得意的表情,妹妹摊开双臂拥抱大自然的样子,他发现自己的自由好像被圈住了。忍耐不住便放下书走到明中面前不满地嘀咕了一句,此时明中正在配药。

  明中放下手中的药勺,看看方男和雪雯知道儿子想干什么了,他走到明杰面前蹲下来说道:“是的,小杰,你不得不这样做。你的付出爹心里明白,但是你要明白爹只是希望你平平安安地长大,希望你们快乐,往后没有什么牵绊。”明杰现在是不会明白“不得不”意味着什么,虽然明中知道这个原因,但是这个原因能带出什么样的结果只能由时间来应证了。万般的无奈在他心中压抑着,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替儿子付出任何代价。

  “爹,我发现弟弟被书修养得越来越像一个女孩子了。”方男回头看见明杰期待父亲的允许,他便随口说道。

  “就是就是,我看哥哥越长越像我了,水灵灵的。再不出来晒一晒就没有男生的阳刚之气了。”雪雯和方男的话让明杰觉得挺难堪的,他的脸微微的红了。

  明中看着明杰羞红的脸严肃地说道:“他们说得对,书生一般都是文邹邹的,不过也有文武兼备的。而你既不是属于前者也不是后者,所以你需要锻炼。”明中说着看看方男和雪雯,“往往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的,选择的方向,脚下的路会截然不同。”明中后半句话不知是为儿子说的还是在告诉自己。

  明杰听了点点头,然后大声对他们说道:“读书人脸皮薄,我和你们放牛的不一样,你们去吧,我才不羡慕你们呢。”

  说着他拿着刚回到椅子上时却被明中叫了过来,“来,活动活动,锻炼一下身体。”明中站在一片空旷的地方招呼道。

  看到爹走到太阳毒辣的地方,明杰很不情愿地嘟哝着,“爹,这太阳太毒辣了,我们换个地方吧,再说练习一些招术不就是为了增强体魄和男儿气概吗?”“你明白就好!来,跟着爹练,别看它简单,以后说不定必要的时候能用得上。”见明杰低头不语,明中蹲下来说道,“万事万物皆有用,通过努力而得到的更具备这个属性。但是你不要把它作为做事的出发点,不要来衡量它的用处。尽管去做。”明中看着儿子迷茫的样子,看到地下的一根树枝解释说,“没人在意这根树枝,你随手捡起它放在一处,它可以给我们烧火用,冬季可以取暖,积少成多的话还可以做成其他用具,甚至有时候它可以当作一些人防身的武器。记住没有任何东西等待着为你所用,只有靠你自己去争取,去发现。”

  不是为了儿子他觉得不会练身上所拥有的那些本领——绝对不会。他担心练起他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的过去,想起他曾经走过江湖的一段日子,他不想在过去中找回自己,不想回想那逝去的日子。

  片刻之后明杰跟不上明中的节奏了,他一个人完全沉浸于那如风驰电掣般的接连不断的武术中。周围尘土飞扬,旁边树上的叶子哗哗地落下,犹如一个纷飞而迷乱的萧瑟秋季,融化了眼前原来的模样。明中此时此刻内心好像有一股杀气又好像在发泄内心积存许久的怨气。明杰早已吓得站在一边,他从来不知道更没看见过父亲有如此深厚和神奇的武功。看到这个样子他以为明中是在生他的气。

  “爹,你怎么了?你停下来啊,以后我听你的话,我再也不贪玩了,我再也不给你讨价还价了,你不要生气了。”明杰的话依然没有引起明中的注意。急速的剑法,矫健的步伐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招术让他完全陷入陈旧的回忆里。

  想起在一场战乱中,他失去了一段别样的生活,失去了他再也报答不上的恩情……

  明杰看到最亲的人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吓得不停地叫了起来,“爹,你到底怎么了?我不听话你可以打我,你可以骂我,你不要这个样子。”

  不远处袁淑珍挑着空担子哼着歌回来了,还没走到庭院她就吆喝着,“担子空空,回家轻松;钱袋满满,生活灿烂!”看到眼前的情景,她高昂的话语戛然而止。看看明杰又看看一旁的明中,她明白了原因所在。

  “明郎,你立刻停下来,否则我给你没完没了!”袁淑珍的叫声令他当头一棒,立即唤醒了明中。他收起武姿看看眼前的状况,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愕然,像是犯错的一个孩子憋屈地站在那里。

  “杰儿,爹……爹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吓到你的吧?”看到明杰惊吓的表情他只好走到儿子身边问道。“是的,爹,你太过火了,你有点像走火入魔的样子,我吓得真想躲起来。”

  袁淑珍走过来对儿子说没事,然后追问明中,“你是不是又想起你的过去了?是不是?如实招来。”袁淑珍扔下肩上的担子,审讯起来。

  “宽宏大量的明夫人,你就体谅体谅我吧,几十年就想这一次,如果你介意,我巴不得你把我的思想锁住,把我的心冰冻住。”明中走到妻子面前轻声说道,看到明中清俊充满歉意的脸,袁淑珍不禁一笑而过。

  “爹,你深藏不漏啊,你太让我崇拜了,你简直就是一个全才,今天我才发现你教我的就不算武术。爹,你说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不愿教我啊?”

  明中哈哈大笑起来,“我儿子生下来就是一个圣娃,你才是我们的伟人、名人,我怎敢看不起我儿子呢?来,儿子,你说你想学什么,爹现在就教你。”明中然后对袁淑珍说道,“孩子他娘,你先回屋休息一下,看你的表情今天收入应该不错。”袁淑珍露出甜蜜的笑容,看着父子两个练习武术又哼起歌进屋去了。

  林元从宫中回到府中以后,对林孟颖和林志开始严加管教和监督,但是林志的懒惰和偷玩的秉性令林元头疼。他时常想办法想点子和一些同伴甚至下人玩耍,斗蛐蛐,溜出去游荡。有一天林元看见儿子和丫鬟厮混在一起,便把林志连同孟颖一起叫到他的书房。

  “你们都给我跪下,老子为了你们的将来,甘愿付出一切,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皇宫大门都轮不到你们进。尤其是志儿,你必须要立志成才,不能让我和你姑姑失望,这样你才能赢得皇上的器重。不过你们尽管放心,只要你们愿意努力,你们的姑姑一定会帮助你们的。”林元坚定地说道。

  林孟颖似懂非懂地看着林元,“爹,进宫有什么好玩的,我觉得还没有外面的世界有意思。”

  “你住嘴,”林元的话吓得女儿心惊胆战,林元意思到自己有些激动立即又说道,“现在你还小,你们都是用自己无知狭隘的思想和心智考虑问题,这就是孩子必须听从父母的原因。”

  林志此时站起来不满不服地说道:“爹,你知道吗?我在别人眼中还不如那个小刁民的儿子,村民都叫他神童,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有一个神奇的无所不能的玉在保佑他。”林元听到这些话惊疑地看着林志,他目瞪口呆了片刻,感觉突然听到一个离奇而又荒诞的笑话一样。

  “你说什么?谁说的?哪个小民的儿子?是什么玉?”林元疑惑地有些理不清头绪了。

  “就是上次救孟颖的那个男孩,全村人都知道。因此无论我付出多少努力,有多么勤奋我都不会超过那个叫明杰的,因为那块神玉在助他一臂之力,不信你问问孟颖,她看见过,她比我清楚。”林元听了好像有所相信,他转过身舒展开笑容耐心地询问女儿,林孟颖出于好奇,想到明杰她很激动就毫无防备地告诉她无意看到那块玉的事情。

  有一次林孟颖和林志,还有一些伙伴出去游玩放风筝。就在他们玩得尽兴时,风筝却挂在了一棵大树上。看着眼前参天大树他们不知该怎么办,林孟颖沮丧得准备离开时却看到明杰和他的妹妹在不远处放牛,方男那时在别处割草。于是林孟颖兴奋地把明杰拉了过来请求帮忙。

  “我哥哥是胆小鬼,你帮我想想办法,把它弄下来吧。我很喜欢那个风筝,我更想和你在这里放风筝。”明杰看看大树,这时想起明中的交代,他犹豫了……而林志却趁明杰不注意时,叫几个男孩把雪雯抓住了以此威胁明杰。林孟颖看此情况没想到哥哥会做出这种事情,她坚持让哥哥放人而林志不仅不听反而警告明杰马上把风筝拿下来,否则就把雪雯推到坡下。

  “真没见过像你这样毒恶的小人!”明杰指着他怒目可憎地骂道。

  “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看到林志毫不惧怕,马上要推下明雪雯的样子,为了妹妹的安全明杰不顾一切地攀爬那棵粗壮的笔直大树。下面的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慢慢爬到上面。到了能拿到风筝的高处明杰就往前倾,一手抓住树枝,一手小心翼翼地拿下风筝。

  “哥哥小心啊!”雪雯叫道。

  林孟颖看到明杰拿到风筝兴高采烈地叫起来,“明杰,你真棒,你真勇敢!小心下来,注意安全!”一旁的林志傻愣愣地看着明杰拿到手里的风筝。明杰拿着风筝回头向他们笑了笑,就在这时他要下去时却没踩住树枝,一些人吓得魂飞魄散,有的闭上了眼睛,有的惊叫起来。

  “哥哥!”雪雯挣脱他们,吓得要哭起来。

  “明杰!”林孟颖看到明杰像是天空中落下一样东西毫不留情地坠落下来。眨眼功夫雪雯和林孟颖跑到他跟前,看到明杰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她们都哭了起来。

  雪雯看到哥哥闭着眼睛,面部毫不表情,吓得哭嚷着叫喊着,“哥哥,你怎么了?醒醒啊,哥哥!”雪雯说着瞪着眼睛泪流满面地抬起头对着旁边的林孟颖叫道,“是你害了我哥哥,是你,你赔我的哥哥,赔我一个完整无缺的哥哥……”

  “对不起,明杰,怎么会这样!你站起来啊,明杰,只要你醒来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你睁开眼看看我们啊。”林孟颖泪流满面地乞求道。

  旁边的一些人早已溜走了,林志看此情况正要叫林孟颖赶紧离开这里时,明杰却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拍拍身上的泥土拿着风筝乐呵呵地笑起来,“我没事,给你的风筝,以后我可不能帮你了,否则给我妹妹吓坏了怎么办?我真遇到危险了你能赔得起吗?”

  林孟颖看到明杰安然无恙地站在面前她惊愕了,明杰如死而复活一样刺激她的心灵。

  “你没事吗?你感觉一下自己身上是不是真得没有受伤?”明杰放松得在她面前展示一番,林孟颖上前仔细地观察一下明杰,确定他毫发无损便说道,“你怎么能这样吓人?我也被你吓到了。”林孟颖此时感觉神经还很紧张,紧张得让她感到头痛,精神疲劳。

  “既然这样,我们最好以后别再见面,因为我发现遇到你,我就倒霉,甚至有时候我就有生命危险。再见,不,我们永久别见!”说着明杰拉着妹妹朝前走去。雪雯一直没反应过来,她默默打量着明杰的全身,此时还在确定明杰是不是真得‘完好无缺,毫发无损’。

  “一些事情足以证明你们和我们只是有缘认识,但是无缘交往。”明杰回头斩钉截铁地对林孟颖说道。林孟颖本想得到他的一些安慰,现在听到这些话,看到他的离去,她默默地站在那里。

  “为什么会有缘?相遇的事不意外,印象怎么会深刻,感觉又怎会刻骨铭心!”林孟颖默默地对自己说道。

  “原来刚才明杰是在装死……”林志看看那棵高高的树又看看明杰,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旁观者似乎都吓呆了而他本人却一如平常。这对当时在场的所有人来说就是很意外。

  林孟颖津津有味地回忆着,这些经历现在对她来说是个神奇而有趣的故事。

  “爹,你相信了吧,他从高空中摔下来为什么安然无恙?因为那块玉在保护他,在无时不刻地保佑他。”林志立即说道。

  “哥,你怎么能这样说这样想啊?明杰是个很好的人,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的。”林元看了看女儿又看看林志,好像想起了什么,便让林孟颖出去了。经过和林志的一番交流,林元不得不相信村中的一些传言了。

  他沉思片刻之后说道:“志儿,爹真没看出你已经长大了。好,你放心,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绝不会让你们感到有不公平的事情存在。林府没有的东西其他人也绝不会有,更何况那些草民!”

  “爹,我现在都13了,你小看我了,你们都小看我了。如果我有了那块玉一切都轻而易举了,你也不用劳苦费神,而且我会比那个明杰做的更好,不过就怕妹妹……”

  “你放心,你们现在还小,一切还需要时间。”林元打断了儿子的话意味深长地说道。